蘇丹軍事政變總統下臺,背后又有美國的影子?_觀點庫_觀點中國

蘇丹軍事政變總統下臺,背后又有美國的影子?

趙瑞琦 中國傳媒大學傳媒政治研究所所長 馬克思主義學院副院長

塵埃終于落定!自2018年12月以來,非洲東北部大國蘇丹局勢跌宕起伏,多地爆發街頭示威。其訴求始于抗議燃油和最重要的食品——面包的價格爆漲,繼而要求已執政30年的總統巴希爾下臺。最終,軍方出手,總統遭禁,政權更迭。

自1993年起,巴希爾開始擔任蘇丹總統,之后數次贏得選舉,本屆總統任期將于2020年結束。根基深厚,廣植人脈,卻戛然而止。

最直接的原因是蘇丹生活艱難,糊口都成了問題:蘇丹人賴以為食的面包價格長了四倍,基層民眾生活不下去了,只能走上街頭抗議,參加人數、組織不斷增加。不過,示威幾乎完全是和平、非暴力性質的。由于經濟困境沖擊范圍很廣,抗議人群來自各行各業。主要由醫生、律師等白領人士組成的“蘇丹專業人員協會”是主要的領導、組織和推動者。

但是,面對要求解決民生問題的訴求,常年鐵腕執掌蘇丹大權的巴希爾卻要解決提出問題的人:他在2月份居然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,命令軍隊武力驅趕人群。在抗議示威持續的4個月間,蘇丹政府的打壓導致大約45-60名示威者喪生,數百人被逮捕,其中一些還遭受酷刑。腹內空空的饑餓感,暴力虐待的憤怒感,兩相疊加,忍無可忍。于是,此前聚焦于物價的民眾,轉而開始要求政權更迭、總統下臺,呼吁建立過渡性政府。

看到國內民意基礎已變,此前支持總統的軍方也見風使舵:與其讓民眾趕總統下臺影響自己的利益,不如主動逼迫總統下臺,以掌控局勢,維護軍方利益。放眼看來,埃及、布基納法索、委內瑞拉、津巴布韋和阿爾及利亞的政變也是類似的路數:長期統治的最高領導人,在喪失民意的情況下,被軍方逼宮。

如此眾多的國家發生如此相似的事情,顯示:在全球化和互聯網的影響下,世界大勢正在醞釀深層次變革,政治覺醒中的民眾與長期執政的總統之間,已經難以共處,變革已是大時代的要求。

在這些變革的背后,總有美國若隱若現的身影。蘇丹的巨變,與美國長期的制裁有直接關系:多年的制裁直接使蘇丹經濟陷入困境。為防止經濟崩潰,蘇丹政府曾在2018年底推出一系列緊急緊縮措施、大幅度貶值貨幣。去年12月,黑市上76蘇丹鎊兌換1美元,此前6個月1美元價值還不到40蘇丹鎊。這導致物價急劇上漲、經濟崩潰,民不聊生只能揭竿而起,給國內各個組織提供了擇機而動的機會。這樣的過程符合美國政府搞垮“不順眼”國家、對其進行“政權變更”的一貫手法:通過極限施壓,包括經濟制裁、敵對宣傳和隱蔽行動,在“獨裁國家”內部助長社會緊張,加劇或激發反政府情緒乃至造反運動,爭取最終由其內部勢力搞垮那里的政權。

當然,物必自腐而后蟲生,蘇丹國家自身的問題是主要的。2011年,南蘇丹的分裂,不僅使蘇丹的國土面積由250萬平方公里縮減至188萬余平方公里,而且帶走了七成的石油產量。石油收入銳減,經濟缺乏創新,導致應對危機的手段匱乏、進退維谷。去年11月數字顯示,年度通貨膨脹率達到68%,而2017年只有25%。捉襟見肘的情況下,蘇丹政府取消面包、燃油補貼,直接導致基本商品價格上漲,給人民生活帶來巨大沖擊,最終導致民心思變。公眾的憤怒首先在蘇丹東部、北部地區爆發,并很快蔓延到其它城鎮和首都喀土穆。

展望蘇丹下一步的局勢,有兩個看點:

其一是總統何去何從。巴希爾是個燙手的山芋,讓他留在國內,其殘余勢力必將蠢蠢欲動。對他進行審判,必將撕裂國內共識,導致國家陷入長期混亂,不利于建立穩定的過渡政府,以專心處理選舉和憲法事宜,完成國家轉型。

眼不見心不煩,讓巴希爾流亡海外,是個不錯選擇。但是,巴希爾能否在海外安享晚年,也是未定之數。因為巴希爾鎮壓蘇丹西部達爾富爾地區的反叛活動,2009年和2010年,總部設在海牙的國際刑事法庭發出針對巴希爾的逮捕令,指控他犯下戰爭罪和反人道罪行。這是國際刑事法庭首次對現任國家元首發出逮捕令。

當然,巴希爾拒絕承認國際刑事法庭的權威和指控。然而,由于遭到了通緝,巴希爾此前的活動區域僅限于中東和阿拉伯地區。現在,巴希爾能否安全到達他的庇護國沙特,都是個問題:此前他在南非訪問期間,一家南非法院裁定應禁止他離開南非,結果巴希爾只能倉促離開南非。

各種選擇都有利弊,關鍵要看軍方的了。待價而沽,怎么做最能安撫民心,它就會怎么處理巴希爾。如果民眾要求強烈,軍方可能會交出巴沙爾進行公審。

其二是過渡政府如何運作。在靜坐示威的時候,抗議者曾要求軍方介入、迫使巴希爾下臺,現在的局面正符合其期待。同時,在抗議民眾的代表被安全部門追殺的時候,軍方曾提供過部分保護,使其獲得了一定的合法性。下一步,軍方可能推出一個過渡領導人來領導政府。在此時期,抗議民眾代表和軍方可能會協調合作,雙方不會彼此逼宮、直接鬧僵。

中國同蘇丹于1959年2月4日建交。目前雙方的合作涉及礦產、石油等領域。2017年,中蘇雙邊貿易額28億美元,蘇丹港是東非重要海運樞紐,也是“海上絲綢之路”重要區域紅海的關鍵節點。由于中國歷來堅持不干涉內政的政策,過去對于蘇丹國內經濟幫助很大,未來蘇丹經濟發展希望得到中國資金、技術的幫助,估計政變難以動搖兩國的關系。(責任編輯:唐華)

http://opinion。china。com。cn/opinion_29_204529。html

本站原創,如有轉載,請注明來源觀點中國,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!

熱門事件標簽

黑帽SEO